沙巴体育投注

汉弘集团IPO转道创业板:知识产权诉讼纠纷再成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1-10-12 05:54    浏览量:

  随着汉弘集团重启IPO进程,国内“工业数字印刷”领域两家龙头企业润天智与汉弘集团之间再起纷争。这次汉弘集团选择主动出击,反诉润天智。

  近日,深圳证监局信息显示,曾被暂缓审议后主动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的汉弘集团,重新开始上市辅导备案,辅导机构由原本的民生证券变更为中金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汉弘集团是一家以数字喷墨打印技术为核心,集研发、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于一体的工业数字印刷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要为客户提供数字喷墨印刷设备、软件、墨水、配件及专业服务。

  早在一年前,汉弘集团曾试图叩响科创板IPO的大门,但随后,竞争对手润天智连续十余封举报信,让汉弘集团的IPO之路变数陡生,2020年11月,汉弘集团主动撤回发行上市申请。

  今年7月,汉弘集团卷土重来。值得一提的是,在正式提交IPO申请之前,汉弘集团突然向润天智发起攻势,以商业诋毁罪起诉后者,索赔金额1亿元。

  汉弘集团认为,润天智提出的举报信含有虚假信息或误导性信息,并引发各路媒体关注,严重损害了公司的商业信誉,并对公司IPO造成了严重负面影响。

  而回顾汉弘集团的首次IPO之旅,同行举报是阻碍汉弘集团成为“工业喷墨印刷第一股”的真实原因吗?知识产权诉讼会否又将成为汉弘集团IPO的“拦路虎”?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首次IPO失利原因等问题向汉弘集团发出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日都未获得回复。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此次汉弘集团起诉的对象润天智,也是一家从事数码打印机等喷墨印刷设备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公司产品主要包括UV数码喷绘机、纺织数码印花机、标签打印机及包装数码印刷机。

  润天智成立于2000年,比汉弘集团早了12年,该公司于2015年4月在新三板挂牌。

  2010年7月,汉弘集团旗下子公司汉拓数码推出HT2512UV平板数字喷墨机,润天智认为该产品与其生产的PP2512UV平板喷绘机的喷头控制板程序、打印驱动程序的8段源代码相同。

  而巧合的是,在该款产品问世的前一年,也就是2009年11月,润天智一名核心技术员工赵某某离职,后加入了汉拓数码,汉拓数码后来成为汉弘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润天智在民事起诉状中有所披露,赵某某于2002年2月至2009年11月任职于润天智,任技术开发部电气工程师、硬件室主任,负责润天智各平板喷绘机机型喷头控制板程序的硬件设计并参与喷头控制板程序的驱动程序源代码研发。

  汉弘集团招股书也证实了赵某某的这部分履历,赵某某在2002年2月至2009年11月,任深圳润天智图像技术有限公司技术开发部电气工程师;2009年11月至2019年11月,任汉弘图像(汉弘集团的前身)研发总监;2019年11月至2019年12月,任汉弘集团研发总监;2020年1月至今,任弘博智能总经理,目前负责汉弘集团书刊及标签产品系列研发、生产及销售。

  值得一提的是,赵某某离职后,2010年1月,润天智另一名技术人员李某某也提出了离职申请,并与赵某某、肖某某、张某某等人一起,于2010年5月设立了深圳市汉拓数码有限公司。

  2020年6月5日,汉弘集团在审核问询函的回复(8-1-5)中承认,赵某某及李某某2009年至今,都是公司研发人员,在公司早期的研发团队中起到了比较重要作用。

  为此,润天智开启了漫长的诉讼之路。2011年5月10日,润天智向深圳市公安局(以下简称为该局)举报被告人赵某某、李某某等人侵犯商业秘密的犯罪事实,该局于2011年7月8日正式立案。

  但随后这起案件的进展可谓曲折,中间经过多次知识产权和技术相关的鉴定所对案件的鉴定,2018年,深圳市龙岗区检察院两次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并在2019年作出裁定,以证据不足驳回了润天智的起诉。

  润天智随后就上述一审裁定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20年10月,汉弘集团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前夕,润天智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一审关于驳回润天智起诉的裁定,指令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重新审理。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到润天智董秘办相关人士处了解相关诉讼的进展。据其介绍,2021年8月31日,润天智起诉汉弘集团核心技术员工赵某某、李某某侵犯商业秘密罪案件一审已重新开庭审理,但目前判决结果还未下达。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对赵某某、李某某的诉讼之外,2020年6月,润天智对深圳市汉拓数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汉拓数码”)及其母公司汉弘集团发起诉讼,要求其停止侵犯原告涉案技术秘密并赔偿经济损失1.09亿元。

  2021年2月,润天智对汉弘集团其他关联方公司弘美数码、汉华工业、弘博智能追加诉讼,要求其承担连带侵权责任。

  润天智认为汉拓数码明知赵某某、李某某、饶某某存在上述违约、违法情形,仍将润天智商业秘密运用在其HT2512UV平板喷绘机上,生产、销售侵权产品获取巨额利益。汉拓数码行为严重侵犯了润天智的商业秘密,且具有极大的主观恶意。

  “目前这个案件还没有开庭审理,我们还在准备案件相关资料和证据,包括支撑索赔金额的数据、给我们造成的损失等。”前述润天智董秘办人士回应称。

  事实上,早在润天智启动刑事诉讼后,汉弘集团就已开始筹备化解之道。在首次申报IPO前夕,赵某某、李某某的职务陆续被调整。赵某某2020年1月至今,任弘博智能总经理。而李某某2018年9月起成为汉弘集团监事,2019年11月起不再担任汉弘集团监事。

  “在遭到起诉后,赵某某、李某某两人职务进行了调整,并且都临近上市前,与拟上市公司层面切割的迹象明显,或是为了避免对上市计划的影响。”一名资深产业人士指出。

  华南一位知识产权律师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前做好涉案专利分析,是很多企业在IPO之前为了防范专利侵权会做的事情,“如果在IPO之前已经存在专利诉讼了,肯定需要认真分析涉诉专利的情况,做好应对措施。”

  不过,这一“切割”行为仍然没能阻止汉弘集团的首次IPO失利。在科创板审核过程中,汉弘集团多次被问及“诉讼的最新进展情况,并分析该等诉讼可能出现的不利结果是否会对发行人持续经营构成重大不利影响”,并最终在发审会上遭遇“暂缓审议”。

  事实上,在不少行业人士看来,高科技企业涉及专利诉讼并不少见,此前业内关注度其实不高。但科创板企业科创属性更加明显,更加注重研发,注重科创,因此涉及的知识产权诉讼或更加频繁。

  “不过因涉及IPO关键时点,一些权利人,甚至可能败诉的企业在这个时候提起诉讼,则将对拟上市企业造成很大影响,甚至影响上市进程。”前述华南知识产权律师表示。

  面对专利诉讼,该知识产权律师认为,可以有多重方式进行应对,“比如可以通过背景调查和专利分析,寻找双方谈判切入点,达成和解;还有积极应诉,通过专利无效、反诉侵权等手段赢得诉讼。”

  8月17日,润天智披露公告,表示公司收到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诉讼受理通知书。而将公司和法定代表人江洪送上被告席的,正是公司竞争对手——汉弘集团。

  据了解,汉弘集团的诉求,除了判令润天智立即停止损害公司商业信誉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向上交所发函澄清为公司消除影响外,还请求法院判令润天智赔偿其损失人民币1亿元。

  “反诉表明公司态度,可以削弱负面影响,还能反将对手一军。”上海一名投行人士分析称。

  润天智董秘办相关人士对记者回应称:“汉弘集团没有依据支撑1亿的索赔金额,我们起诉他们产品侵权,要求索赔损失是有数据、有依据的。该人士同时指出,汉弘集团上市失败不能归结为润天智的举报。”如果汉弘集团觉得我们存在商业诋毁,完全可以向科创板审核委员会进行澄清。前述人士对记者说。

  值得一提的是,汉弘集团此次重启IPO之路,能否走得顺畅或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根据汉弘集团早前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和2019年,汉弘集团涉及诉讼的UV数码喷绘机销售金额均达1.8亿元,根据公司的综合毛利率(43.08%)计算,汉弘集团通过生产和销售涉嫌侵权产品每年获利可达数千万元人民币。

  润天智在民事起诉书中表示,直至起诉之日,汉拓数码、汉弘集团依然将侵权产品HT2512UV作为主要产品进行生产和销售。按照汉弘集团自认的销售数据,截至2019年12月31日,汉弘集团销售侵权产品的获利至少在1.19亿元。

  “专利诉讼对企业的影响,要看它涉及技术的重要性,是不是重大、核心专利,对企业的影响有多大,以及后来的判决结果。”上海一名中型券商保荐代表人认为。

  该保荐代表人也指出,当前市场上也有诸多企业在专利诉讼中胜诉,或专利诉讼对企业经营影响有限而顺利上市的案例,这些成功案例的主要共性是企业专利储备多且专利含金量高。“如果在IPO前做准备并且能积极应对,储备足够多的专利,也并非没有胜算,企业自身拥有的专利越多,质量越高,谈判的底气就越足。”该保荐代表人对记者说。

  不过,截至汉弘集团前次IPO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及子公司合计拥有190项专利,但其中发明专利只有19项,最多的是实用新型专利,合计154项。

  招股书显示,汉弘集团2020年业绩出现断崖式下滑,2020年中报显示,公司当期营收仅2.65亿元,同比下滑13.96%,净利润为4484万元,同比下滑19.3%。此外,在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方面,公司也出现了“断崖式”下滑,由2019年的8572.53万元跌落至2020年中报的-5838.56万元,公司的“造血”能力迅猛下降。

  与此同时,早前汉弘集团还曾遭遇润天智举报称公司“终端客户CET公司与汉弘集团美国子公司有关联关系,销售收入确认存瑕疵”。

  科创板上市委2020年第65次审议会议意见中也提出,要求汉弘集团针对2018到2019年度收入增长超过100万元或毛利额增长超过50万元的客户执行有效的替代核查程序,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结合与CET公司2019年多笔销售合同的签订情况、销售回款情况、最终客户的经营情况,进一步说明上述销售业务的真实性。

  但汉弘集团当时并未对该问题披露公开回应资料,便选择了主动“撤离”——终止科创板上市进程。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Copyright © 沙巴体育投注 版权所有  沙巴体育投注 XML地图